返回頂部
請輸入關鍵字
工匠學院校長劉兆彬:發展數字經濟迫切需要加強立法
作者:
2019.12.30

      北京市法學會互聯網金融法治研究會近日召開了“數字經濟與金融的法律治理”研讨會,專家學者聚焦區塊鍊法治、數字貨币監管、數字經濟立法等熱點法律問題進行深入探讨,形成了一些頗有價值的研究成果。


      什麼是數字經濟?歐盟有個公共定義,就是以數據化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的生産要素,依托互聯網作載體、信息化技術作支撐的一系列經濟活動,我們把它稱作數字經濟。簡單說,它就是一個信息商務活動數字化的經濟社會系統。最核心的就是算力、算法、算據都應用于整個經濟活動當中。

      我覺得這是一個古老而又年輕的話題。說古老,其實數字經濟自有農業文明以來就有了,我們的二十四節氣、十二個月,什麼時候種地,什麼時候收獲,我們老祖宗說的度量衡,都是數字。都是原始的數字經濟。現代意義的數字經濟,也就是這一二十年的事情。數字經濟在中國得到政府認同,成為國家發展的重點,也就是這三年的事。我記得2017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裡第一次提出政府要大力推動和發展數字經濟。在這之前,學者有些文章。一旦政府呼應了,發展就很快。從2018年到現在,數字經濟的量已經達到31.3萬億元,占整個GDP的比重去年已經達到了34.8%。當然,這個數據可能不是很準确,但它是個重要參考。

      真正的數字經濟有兩大塊兒,一塊叫數字化的經濟,另一塊叫産業數字化的經濟。後者就是把數字變成錢,這個比重不大,大約占21.5%,那麼包括經濟數字化,或者我們把傳統的工業、農業、機械、冶金、制造,把它裝上數字化的臂膀,用算力算法來提升它的效率,這一塊這些年發展得挺快,大約能占到79%。應該看到,我國數字經濟在所有經濟中所占的比重還不是很高,比發達國家至少差一倍。這是一個大的背景。

      這裡我主要想說說數字經濟立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我本人從事了15年的立法工作,因而這方面考慮得比較多。數字經濟在我國發展很快,包括網絡購物,“雙十一”光棍節購物等,我們已經成了數字大國,但不是數字強國,也存在着很多問題,因此迫切需要加強立法。主要有這麼幾點理由:

      首先,這是中國進入到高質量發展的迫切要求。數字經濟的好處,是能夠提高效率,結構能得到優化,還能取得經濟的外部性,是正外部性,而不是負外部性,這能使我們的生态、環保可持續,能得到發展,同時還能增加就業。現在數字經濟推動中國的就業人口,已經達到了1.91億。數字經濟在整個一、二、三産的結構當中,第三産業占的最多,占了35.9%,第二産業占了18.3%,第一産業即農業占的比重最低,占7.3%,但這也是有進步的。因此,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就要求量化、精準化,效益化,這裡面涉及數字經濟的所有權、使用權、經營權、收益權,這些都需要依法來定位。

      第二,這是當代科技革命發展的迫切要求。我個人經常把新科技革命即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标志,概括為“四化”,即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量子化,尤其量子化,它已經成為新科技革命的一個突出代表。大家都看到,美國用200秒完成1萬年計算的量子霸權已經出現了。更重要的是,在去年1116日,世界計量大會通過了用物理常數和量子科學基礎,重新定義了人類生活、生産的基石,就是七個物理量計量單位的定義,比如什麼叫長度、重量、時間、秒、溫度、電流、物質,這些最根本東西的重新定義,标志着人類社會乃至我們這個星球,真正進入了量子時代。在高科技量子時代,在數字化經濟時代,我們的金融、電力、交通、反恐、醫療等等,大量的都在數字化,金融方面,最近大家都在說數字貨币。在推進智慧城市、智慧醫療、智慧金融,推進數字化的時候,我們也面臨着風險。正如德國社會學家烏爾裡希·貝克在《風險社會》一書中所說,高科技就是高風險社會。所以,我們需要通過立法來防範和解決風險。

      第三,這是完善社會主義法治的需要。黨的十九屆四種全會提出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大任務,有人說這是中國的第五個現代化,它的核心就是社會主義法治。當前我們國家數字經濟的量發展很快,而立法是相對滞後的。雖然我們制定了電子商務法、網絡安全法、電子簽名法等,但内容數量還不夠,而且主要是從管理的角度、安全的角度來确立法治的走向。在數字經濟立法上,歐盟最近五年來發展迅猛,開展了數字經濟的造法運動,像公用數據條例、一般數據保護條例、隐私電子通訊條例、網絡信息安全指令等,一套一套,非常完整。相比之下,我們在這方面還還有待加強,比如我們對所有權、隐私權、交易權、數據攜帶權、被遺忘權、訪問權、知情權等權屬的規定,特别是對消費者保護的規定,還是很需要加強的。

      最近看到,美國的加州、馬塞州有三個市通過立法,禁止人臉識别。專家為什麼要反對刷臉,就是因為美國憲法規定了任何人在未經法院判決之前是假定無罪的,而刷臉則是先入為主的,美國人擔心,憲法規定的基本人權,會被刷臉所推翻。所以他們預測,刷臉的禁令,将會在美國蔓延。還有人工智能AI它的知識産權到底歸誰,去年發生的AI的第一幅畫的事件,這幅畫拍賣了300多萬人民币,但拍賣所得的其歸屬産生了争議。在我國,最近一段時間,一些數據公司陸續受到法律追究,其中也向我們提出了一些法律問題,比如數據的采集權、使用權、出售權,這些權利的邊界,包括原始數據權和加工數據權,他們的邊界都不是很清晰。法律制度不完善,确實不利于中國數字經濟乃至于整個經濟高質量的發展。好在國家現在已把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甚至爬蟲法,都已經納入到人大的立法規劃。但也要看到,由于實踐不成熟,法理研究還很欠缺,缺少專業的人才,這會給立案工作帶來一定的難度。

      第四,這是轉變政府職能的需要。中央明确提出,政府機構改革要“放、管、服”。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大力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在立法方面,要解放思想,調整思路,應當注意糾正長期以來往往“管”字當頭的思維習慣,既要加強監管,還要站在保護消費者權利的基礎上去考慮立法。

      搞好數字經濟立法,還應當把握好一些基本的原則。這裡我點個題:一是把握好創新與保護的平衡原則;二是把握好消費者與企業權利平衡的原則;三是把握好行政法、民商法、刑法的相互結合與平衡原則;四是把握好公開與保密、隐私與共享的平衡原則;五是把握好重點管理與分類管理的平衡原則。

      美國和歐盟在數字經濟立法中對隐私權的保護,有兩個不同的着力點,在歐盟那麼多的數字經濟立法中,更多偏重于保護消費者的隐私權。而在美國,數字經濟立法的重點,則更多的是推動數字經濟的創新與發展,當然也兼顧了對公民隐私權的保護。我們進行數字經濟立法,應該借鑒他們這兩個方面的長項,結合我們國情實際,更好地體現平衡。

(劉兆彬,工匠學院校長,中國質量萬裡行促進會會長,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總工程師。)


文章轉自:數字經濟法治高端智庫,點擊查看原文鍊接